洛天想了一下,虽然已经说过不提了吧……“有没有尹路泽的原因?”

“不是说过不提他么?”思韵瞟他一眼。//WWW。qb5.Com//

好吧,男人有时候也是犹豫的优柔的啰嗦的八婆的。

就这么在不算明亮的但是极温暖的灯光中坐着看思韵,洛天的情绪开始了升华。

洛天此时在什么情绪里呢?当只有他和宋思韵两个人,只有两个人,两场完美的高质量的几乎灵肉契合(——灵?谁的灵?)的**之后,这么看着美丽的诱人的带点模糊的思韵,他开始恍惚的觉得这个几乎要人命的小妖精是他一个人的了……要人命的感觉。

可是这个小妖精又滑不溜丢手,感觉就说不出什么时候就从指缝中溜走了,再也回不来。

男人的感觉有时也非常莫名。

这么一想就容易想多,眼前这个女人让洛天越发的归属感,尽管知道,她不善良不纯洁喜欢的不是自己甚至身体被很多人享用过还是一起的,可就是一种……这么说不恰当,好像失散了很久的孩子找到了母亲的怀抱了一样。这种感觉温情又让人迷醉,贴近了人心里最温暖的地方。

洛天的眼神此时就柔柔的散发着一种光芒。

思韵的感觉很邪恶——他有多久没有过过这么和谐的x生活了?看他感动的!

“恩……不提……”洛天这会儿很乖。

小思韵完全的感觉的出来洛天这会儿的情绪状况,也不是刻意的,但就是好像连洛天的情绪变化她都能感觉到。

很有点操纵感……难道是x生活太和谐了的附赠?思韵继续邪恶的想。

“怎么最近总是和雨霏在一起?”洛天放下刀叉开始没话找话。

“你怎么不和她总是在一起呢?”思韵继续切着鹅肝有点恶质的问。

洛天交叉了一下双手,既然思韵对这个问题有兴趣,那么他可以就这个来一下深入的探讨。

可怜的孩子,他一定是忘了……他和他的妻子有一个赌约了。

“我们并不是因为感情才在一起……”说起这个,洛天有一点忸怩,“雨霏她的取向和我并不一样,你……”

“我知道啊。”思韵很无谓的说。

“她告诉你的么?”洛天有点诧异的看着她。

“我自己会看。”思韵勾一下嘴角。

很好,要小夫妻离心了么。

雨霏有什么是宋思韵不知道的么?那她知道……

“你知道……那你……”洛天有点犹豫的问。

“我知道啊……”知道什么,你以为什么就是什么。

洛天皱了一下眉,宋思韵她知道王雨霏对她的想法。

“那你还和她走得这么近?”

思韵带一点悲凉的笑一下,“她对我很好啊,没有要索取什么,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她对我要比你们友善的多,我为什么不能和她在一起?”

说的洛天心里简直是凉的抽疼,难道在思韵眼里我们就这么不堪?这么难过的一想洛天几乎要脱口而出你以为她王雨霏对你就真的一无所图么?!

话还是没说出来,因为自己完全有份参与,有点憋闷的灌了两杯红酒。

思韵感觉到了洛天好像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要不就是他对王雨霏的感情极深刻不愿中伤……要不就是恐怕和他也有关系。

掂量掂量,应该是二种,就看这夫妻俩的不怎么正常的表现。果然啊……果然。

思韵心底冷笑,面上仍是不动分毫。

不说就不说吧,太早知道谜底也是很无趣的,让我慢慢的来猜好了看你们会出个怎样的幺蛾子,别让我失望。

……事实上如果现在思韵知道他们的赌约恐怕是会失望透顶的,低级又无趣,又没有技术含量,又稚嫩,又天真。

看着依然平淡的还隐隐的透着悲伤的思韵的脸,洛天开始觉得自己很混蛋。

这个女孩儿有什么错呢?……好吧,即使有,也与自己无关,没有伤害到自己。而且,自己……是她的一个男人,是他为她破的处。

想到这个,洛天有点打鸡血,一个男人……一个男人……

从头开始思索,自己和这个女孩从来就无冤无仇,那么自己有什么必要和立场来这样对她呢。

洛天开始动摇,摇摇又晃晃。

洛天是个混蛋不是个恶棍,这么想着对待思韵做的事……羞辱,强暴,算计,好像真的太没人性了。

很好,夏夜,餐厅,洛天的灵魂在红酒与牛排的香气中得到了洗礼,小天使在他的身后飞舞,金光闪闪的唱着哈利路亚。

洛天的表情悲悯加自责,轻抚了一下思韵的脸庞,“不会了……不会再对你不好……”

思韵的内心狠狠地抖了一下,冷的。男人的心思的未知性相比女人不遑多让,哪怕此时的思韵已经觉得洛天的内心几可探得十之七八,这十之二三仍让思韵觉得跟不上思路而显得匪夷所思了些。

思韵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洛天,水汪汪的眼搅得洛天心中春水荡漾。

“真的……”洛天呢喃发誓。

羞怯怯的想了半天思韵才觉得可能真是在一瞬间洛天的人品就升级了,真是难能一遇。

思韵带点苦涩的笑了一下,有无奈,有欣慰,有解脱,有不甘,有怀疑。

恩,有怀疑,真是让洛天心疼。

走出餐厅,两人都没有说话,洛天一路将车开到海边。

微腥的清凉的海风带不走两人微醺的酒意和暧昧的感觉,车停在路边,面朝大海。

洛天将思韵拥进怀里时,思韵隐在阴影里的脸不晓得多开心。

上钩了……上钩了……

这个声音又开始环绕,在洛天和思韵两人的耳边环绕。

洛天闭了一下眼,认命了,认命了,上钩了,上钩了。是自己对不起她在先。

思韵微翘着唇角,认命吧,认命吧,上钩了,上钩了,你对不起我在先。

两唇间轻点,死贴。

微张的唇瓣,滑溜溜的小鱼儿愉悦的闪躲纠缠,水光片片,小鱼儿游得多欢畅。

洛天的手又开始游移。

思韵推开了洛天,声音清明没有一丝**,甚至带着冰冷,“回去吧。”

洛天的脸上带着愕然,怎么会这样?

思韵不带感情的笑了一下:“不走么,那我来开。”

洛天疑惑又犹豫的扭过去发动了车子,向回程而去。

车子开到宋家门口,思韵淡淡的笑了下,“谢谢。”然后推门下车。

洛天抓住思韵的手臂,眼神里也都是疑问

“不让我回家么,难道要去你家啊,你老婆怎么办,哎呀,说的好像破坏人家家庭一样,罪孽深重呢。”思韵笑得很意味深长,然后吻了一下洛天的脸,挣脱开洛天的手,关上车门向屋子里走去。

洛天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他不是已经投降了么?可思韵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破坏家庭?思韵在怨我么?她知道了什么?

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不怎么,纯粹就是让洛天乱,乱的摸不到头绪是最好的。

让他想,让他狠狠地琢磨。

呀,整天除了宋思韵都不知道想别人了呢,最好。

思韵一蹦一跳的进了屋子。

睡前一杯红酒,美容养颜,但显然宋思远不是为了这个才喝。

宋思远端着杯子站在二楼窗口,那辆车,是洛天的。

没人下车,停了很久。

思韵下车了……真是思韵……

思韵进来了,可是洛天怎么还不走……

宋思远站在窗口,目光闪烁。

最新全本:、、、、、、、、、、